周少來
  隨著反腐敗鬥爭的強勁深入和“精確打擊”,中央明令禁止領導幹部參加各種社會化學習培訓班,包括各種名目的“天價”EMBA、後EMBA班,由此引發熱議。人們不禁要問:官員“愛學習”有什麼不好?不參加“培訓班”,那麼官員應該到哪裡學習?其中原委,還需細細辨析。
  包括北大、清華各個“名校”熱火朝天舉辦的所謂EMBA班,即高級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專業學位班,學費不菲,“天價”驚人,少則30萬、40萬,多則60萬、70萬。為什麼還能吸引各路政府高官、國企老總、私企老闆“趨之若鶩”,甚至還有各地黨委組織部門穿針引線、牽線搭橋合作辦班?
  其中“貓膩”現在已經盡人皆知,這些“高級培訓班”成為“官商聯誼的俱樂部”、“政商資源匯聚的名利場”:官員學費自有“公款報銷”,甚至有“老闆”送上門來,“免費”即可編織溝通官場上下的權力網絡;老闆則可在短時間內利用“同學關係”,編織官商“同學”的“人脈資源網”,“快車道”進入“公共權力主流”。培訓舉辦方則可利用“官商名流”招攬“生意”,坐收“日進斗金”的“超級利潤”。
  各方各有“所圖”,各有“所得”,何樂而不為乎?所謂的“同學網絡”為“官商合謀”、 “官商勾結”,甚至“權錢交易”、“利益輸送”提供了“便捷通道”和“腐敗溫床”。中央“反腐利劍”快刀斬斷,可謂“心明眼亮”,深得民心。
  但是,從此以後,我們“愛學習”的官員應該到哪裡去學習呢?尤其是隨著中國經濟全球化程度的日益提升,以及相應市場化決定作用的縱深發展,我們的各級領導幹部也必須不斷提升經濟管理、財政管理、金融管理等方面的知識素質和專業能力。但是我們現有的黨校等領導幹部培訓系統的課程體系,多是側重於行政管理,經管類的課程即便是有所涉及,但也大多是從行政視角著眼,顯得不是那麼“專業化”。而對於往往掌握一方經濟發展重權的官員來說,更為與時俱進和專業化的經管培訓,現在也確實是需要的。
  因此,禁止領導幹部參加社會化學習培訓班是正確和得民心之舉,但政府也不能一禁了事,還應進一步探索更能滿足領導幹部需求的培訓方式。比如,如果確有進一步提高“專業性”知識和能力的需要,我們為什麼不能在現有黨校系統、行政學院系統和幹部管理學院系統的體制內,開設經濟、財政、金融管理等方面的專題培訓班,甚至可以引進各個名校和金融管理部門的專家教授來授課,“低價優質”地提供“學習服務”呢?這樣,既可以剔除商業化“天價”培訓班的腐敗因素,又能真正滿足官員所需,讓他們真正有所得。所以,只要稍加調整,體制內的教育和培訓資源是完全能夠滿足愛學習官員的“學習需求”的。
  “活到老、學到老”,對平凡生活中的百姓如此,對急劇變革中執掌公共權力的官員,更應如此。學習是好事,應當鼓勵,“學不厭多,多多益善”。問題是,我們的官員應該清楚“公共權力”的邊界和底線,應該清楚要學習的“目的”。政府在這方面的安排也應更加周密,真正能滿足愛學習官員的好學之需。▲(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研究員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b20hbgurv 的頭像
hb20hbgurv

傅穎

hb20hbgur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